金能科技

基金配资 芙蓉楼 基金配资

焦山无惠鼎的本土传拓故事

2020-04-27 10:18

0562fd77-f85f-4229-ba70-6d178cb72762

图1

fad20eb7-9d1d-4d55-8507-b9488d9b84b0

图2

8b809cce-524b-46c5-93a5-5abb3a290339

图3

c4fa2aef-03a8-4efe-92d5-6f6debddec72

图4

59ef6f2a-2a87-4320-98a6-8ff5ab7c467d

图5

金能科技晚清焦山上,有一口世人皆知的宝鼎——无惠鼎,当时的焦山僧人六舟开创了全形拓技法,为其留存写真,之后这口宝鼎不知下落;近二百年后的今天,我市市级非遗传承人於欣再次拓出了新版的无惠鼎,这中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传续故事呢?

六舟和尚:

因拓鼎成名, 开创全形拓

金能科技十八、十九世纪,中国金石学取得了辉煌成就。当时的清代金石圈中大儒辈出,为何六舟和尚能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?这还要从海内知名的焦山鼎说起。

金能科技这口宝鼎又称“无叀鼎”、“无惠鼎”,西周铜器。此鼎旧为镇江魏姓所有,相传明末奸相严嵩当政时,企图霸占此鼎,魏氏恐子孙不能保,遂将此鼎送至焦山海云堂保存,因这段传奇经历,入清后名声大振。后宝鼎下落不明,有传说种种,皆不能确信。

金能科技清嘉庆道光年间,六舟和尚主持焦山寺,他以焦山鼎取形,并量各部尺寸绘于拓纸、厚纸或木板上,将厚纸或木板刷桐油晾干,按图刻模板,复以拓纸按图覆模板传拓,开创出全形拓,阮元见其拓本作跋赞叹,又誉六舟为“金石僧”,从此六舟“一拓成名”。

於欣介绍,所谓全形拓,就是用立体的方式拓出器物,特别是针对青铜器。六舟制作的焦山鼎全形拓(图1),开辟出一种全新的古物图像方式,表达出他对器物新的理解,按现在的说法,就是由“读书”向“读图”的转变。

鹤洲上人:

为书画大师的

清供图拓鼎

金能科技之后,焦山鼎的名气持续发酵。

从晚明到民国时期,文人学者对焦山鼎反复进行题咏、考释。如王士禄、张潮的《焦山古鼎考》、顾炎武的《金石文字记》、翁方纲的《焦山鼎铭考》等,体现了人们对焦山鼎的喜爱和重视,而且这种热情一直延续到了今天……类似于“红学”这般,终成就一门“鼎学”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全形拓作为在摄影尚不发达的清代产生的古朴而庄严的“黑科技”,其与书画艺术的嫁接竟结出硕果。

金能科技其实这也是六舟的“副产品”,他在全形拓上补绘花枝,成为一种清供图。清末焦山玉峰庵鹤洲上人继其衣钵,拓制焦山鼎全形图,分赠好友。当时的大画家吴昌硕、任伯年等看到后,在其上添加花卉,成为十分时髦的清供图。这之后,历代画家以焦山鼎做博古图、鼎盛图不计其数,蒲华、溥儒等皆有此作。

金能科技於欣说,匡时2012年秋拍有一件吴昌硕的《鼎盛图》(图2),后面的一个鼎就是“焦山鼎”,成交价805万元。吴昌硕在鹤洲上人所拓鼎上插画牡丹、梅花,以喻“富贵荣华到子孙”,成为近代博古图的重要代表。

苏涧宽:

地方名士从僧人手中

承接技艺

清末,不少金石大家积极介入全形拓。同治光绪时,陈介祺创“分纸拓”法,将器身各部位的纹饰分拓,再撕掉多余纸,按事先图稿把各拓片拼粘,又发展了技法。

全形拓在本土也没止步,当时地方名士苏涧宽从焦山僧人手上接续了这门手艺。

苏涧宽,镇江人,书画金石家,人称“陈介祺后全形拓第一人”,在我市风景名胜区常见其手迹和对联。其艺术才能多样,工书法,也篆刻。但最为人称道的还是博古图(图3),即全形拓上的一种“再绘画”,又称“金石拓本画”,寓博古通今之意,崇尚儒雅与金石之风。主要以墨笔摹写钟鼎彝器全形,旁及泉币、印玺、砖瓦、古币、龟板、碑碣等。2011年上海泓盛春拍上,苏的一幅博古图以3.5万元成交。

金能科技於欣表示,苏涧宽1938年迁居上海后,以售字画及代人刻印为生,与海派作家黄金配资 较广,艺术上也得到更多磨炼,可惜其资料留存很少,抗战前所存毁于镇江家中,抗战时期资料留存在上海京江公所也因保管不善而流失。目前西泠印社、镇江博物馆、沈阳故宫博物馆等处均有其作品。1942年苏涧宽病逝于上海,终年65岁。

白丁、刘守恒:

两位老先生的接力

准确地说,全形拓在镇江本土传承上最大的缺环是白莅午。

白莅午字月湖,号白丁,镇江蒙古族人。抗战前为慈善机关教师,镇江沦陷后,身处其书斋“斗室”中以鬻画治印为生,与当时镇江的民国画家杨天鸟过从甚密,新中国成立后在镇江国画室工作。於欣关注了白莅午十多年,可只了解这点内容,连白的生卒年份都不知晓。

按我市《扬子拍卖》的说法,白莅午也是“镇江十老”之一。可令於欣倍感疑惑的是,十多年来,除了看过一些白丁书法外,至今未见到一张全形拓,这样一位颇具声望的“镇江十老”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
再往下,就到了於欣的师傅刘守恒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於欣只有20多岁,他当时是江南化工厂保卫科人员,常去梦溪园玩,在那里认识了刘守恒。当时,刘已70多岁,是文化局退休人员,天天窝在梦溪园的工作室做“博古图”,其实就是全形拓。

金能科技两人很快就熟了,刘守恒看於欣还有点兴趣,便教於欣一起做,这样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年多,於欣基本上把全形拓要点都掌握了。但之后,两人走动并不多,1999年,於欣听到一个消息,刘师傅去世了。

现在想起,於欣认为师傅的技法还是很到位的,其“颖拓”技法精良,以墨笔摹写钟鼎器,以拓带画,透视准确,古意浓厚,乍一眼看上去,很有些民国古画的感觉。现在,他特别希望与刘守恒在上海的子女见一面,通过他们多了解一下师傅的过去。

於欣:

对新版焦山鼎的

念念不忘

说起来,今年55岁的於欣对全形拓技艺的非遗申报是后知后觉。

直到2016年,於欣才开始非遗申报。按规定,一门手艺要有保护单位,他又筹办了市良渚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院;2018年,於欣将“焦山六舟全形拓技艺”申报润州区非遗项目,去年顺利入选,接着他就申报市级非遗,近日成功名列第六批市级非遗名录。

金能科技这些年,於欣一直没闲,他学习书法绘画,能写榜书,精文史研究及文物鉴赏,对全形拓更潜心钻研。在其工作室,记者亲眼见证了他的传拓(图4),其对精细纹样的蝉翼拓已至炉火纯青,而这得益于千百次的锤炼和对各种传拓新材料的活学活用。

金能科技梳理这条本土传承链:本土第一代的六舟有开创之功,创新在于依物取形;其后的鹤洲是衣钵传人,无形中为绘画助阵;再后的苏涧宽则完善了“颖拓”,无实物也能拓形;而白丁、刘守恒则是接续之功,使器物质感进一步呈现。

当下,全形拓又意欲何为?於欣认为,全形拓一直在往前走,现在已步入综合拓的范畴,除了应继承前辈的优点外,还应融入更多时代品格,而他的这些想法都表现在了对焦山“无惠鼎”的不断传拓中(图5)。

谈及下面打算,於欣表示,他希望通过全形拓打造镇江名片,将焦山“无惠鼎”以及大港出土的宜侯夨簋,用全形拓拓出,再将市花杜鹃、市树白玉兰与其组合,创出新的博古清供图式,助力家乡文化形象打造。

金能科技有时,於欣也会思考自己在传承链上的定位,虽然六人的禀赋和机遇不同,虽然这根链条有断痕,虽然没有出现六人同拓一只鼎的完美,但大家的精神气质还是相通的。至今,於欣仍很怀念他与老师在梦溪园里那段浸润着墨香、无忧无虑的日子,他仿佛被命运推了一把,也许这就叫作上天的安排吧。(竺捷)

本版摄影 竺捷

责任编辑:阿君

返回基金配资
相关配资开户
返回顶部